特稿:萨氏二姨太称每周都与萨达姆打电话

发布日期:2021-11-19 02:20   来源:未知   阅读:

  萨达姆的家庭故事已经听得让人耳朵起茧,萨达姆的部下甚至女儿接受记者采访大抛内幕也不鲜见,但作为萨达姆最亲近的人--他的妻子接受媒体的独家专访却是多少年来史无前例的第一次。12月14日,英国的《星期日泰晤士报》和法国的《迪巴克档案周刊》刊出了对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第二任妻子莎米拉·沙赫巴达尔的独家专访。这是萨达姆有家庭以来,妻子首次接受采访,也是萨达姆政权倒台后最亲近他的人首次向外界讲述萨达姆的亲情故事和现在的情况。因此,关注萨达姆妻子讲述实录的一定不仅仅是怀有强烈好奇心的读者,更有美英等西方情报机构。

  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城北,“农庄”餐馆内,通过住在巴格达的萨达姆侄子的牵线搭桥坐在《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面前的这位女士衣着时髦,但却掩饰不住清清楚楚写在脸上的忧郁和不安。这位女士便是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的第二任妻子萨米拉·沙赫巴达尔。因为现实和宗教原因,这是萨达姆的妻子们有史以来首次接受采访,也是萨达姆政权倒台后,与伊拉克前总统关系最亲密的人第一次接受记者采访。

  让记者们大感意外的是,萨米拉开篇点题便大曝“猛料”说,老公和她联系“相当频繁”,每星期至少要给她打一次电话,如果有时候不便打电话,或者如果有些事情在电话里不便说清楚的话,那么“两三天后一准能接到他写来的信”!

  萨米拉无限情深地回忆了她和儿子与萨达姆生离死别的情景:那是今年的4月9日,也就是美军攻克巴格达当天,萨达姆突然来到她隐居的住所里:“他看上去很沮丧,好悲伤。当他把我领到隔壁的房间后便失声痛哭起来,连说他被自己人出卖了,被自己最亲信的人出卖了!”萨米拉接着回忆说:“但他很快又坚强了起来,擦干眼泪对我说:‘不害怕!不害怕!!’后来,他又亲吻了咱们的儿子阿里,说了同样的话:‘孩子,别害怕!照顾好你妈妈,大家一定会保护帮助你们的!’”

  此后,萨米拉母子一直躲藏在萨达姆为他们预先安排好的秘密住所里,然后伺机让最贴身的保镖把他们母子俩送到伊拉克和叙利亚边境。就在边境线上,一家人真正经历了生离死别。萨米拉回忆那最后的会面情景时说,萨达姆把一只沉甸甸的木箱子和行李箱交给萨米拉,然后悄悄地说:“最需要的时候,打开它们。”--行李箱里装着500万美元的现钞,而木箱子里装着价值85000英镑重约10公斤的金条!

  萨米拉充满深情地回忆说,她和萨达姆的爱情故事要回溯到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末。有一次,萨达姆总统到女儿就读的学校参加一次野餐会,就在那里他一眼看到了金发碧眼的萨米拉,一眼便爱上了她。几天后,身为总统的萨达姆亲自捧着五束鲜花来到萨米拉的家里。虽然萨达姆似乎木纳的什么也没有说,但萨米拉知道,总统一定爱上她了!梗在两人之间的有两道巨大的障碍--一个已经嫁作他人妇,一个已作他人夫;一个出身贱民部族,一个是伊拉克-叙利亚世代富商家族。

  就在认识萨米拉前不久,萨达姆在接受一家女性杂志采访时感慨地说:“我和结发妻子的故事跟大家没啥两样!”言下之意可以理解为萨达姆跟结发妻子之间并没有经历过火热的爱情。萨达姆和结发妻子萨吉达之间的婚姻早在萨达姆四五岁,也就是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是叔叔2岁的女儿萨吉达。然而,他们之间在萨达姆长到21岁之前连面都没有见过。1958年,萨达姆和时任老师的萨吉达结婚,但萨吉达不但没有过上好日子,甚至连安份的日子也捞不上,因为萨达姆参加革命,成天被政府追得四处流亡。1963年,伊拉克复兴社会党夺得政权后,萨达姆从开罗返回巴格达,从那之后,萨吉达才算有了安稳的日子过。当萨达姆当上总统后,萨吉达终于过上了侈华的生活。这时候,夫妻俩常常穿同一品牌的名贵服装,戴着同一块宝石雕出来的饰物,萨吉达甚至可以飞到日内瓦和巴黎采购时装,做头发。然而,他们俩毕竟是父母相约的婚姻,所以萨达姆没有品尝过真正的爱情的滋味,直到遇上萨米拉,萨米姆内心深处被埋藏了许多年的爱情之火终于不可抑制地燃烧了起来。对方成没成家已经不是大问题了。面对总统的爱情凶猛攻势,萨米拉的老公--伊拉克民航局的小官员努雷丁-阿尔萨菲知趣地败下阵来,拱手让出老婆,而萨达姆对萨米拉的前夫也不薄--阿尔萨菲后来被提升为伊拉克民航局局长。

  仅仅战胜萨米拉的老公是不够的,因为萨米拉的家族是巴格在最有名的商人世家。门当户对在伊拉克人的观念中实在太重要了。别看萨达姆身为总统,可萨米拉的家族认为把女儿嫁给萨达姆还是“鲜花插在牛粪”上,所以居然不同意萨米拉与萨达姆的婚事。对在巴格达有得大影响的名门望族,萨达姆虽说贵为总统但也不敢来硬的,所以最后还是采取苦苦说服的方式,总算让萨米拉的家族答应把萨米拉“下嫁”给萨达姆。

  萨米拉感慨地对《星期日泰晤士报》的记者说:“萨达姆对人很体贴很关怀,他是一个好老公。”萨米拉还坦率地告诉记者说,她知道“萨达姆很爱结发妻萨吉达和她所生的孩子,但我知道萨达姆爱我胜过爱任何人!”

  萨米拉并没有在吹嘘。在他刚刚“偷娶”(两人并没有真正举行结婚仪式)萨米拉的时候,萨达姆跟全家人的关系都闹得非常紧张。特别是结发妻子萨吉达,她刚开始对萨米拉突然横插一腿还能表示理解,因为当地的风俗习惯是男人可以娶四个老婆,可到了八十年代中期,当萨达姆常常拉着萨米拉公开亮相,而把她这个大老婆丢在一边时,醋酝子顿时被打翻在地,立马开始全家总动员,试图阻止萨达姆与小老婆的亲热。萨吉达发现,她很快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的弟弟,时任伊拉克国防部长的阿德南因为公开反对萨达姆的婚事很快在一次“直升机机械故障”中遇难,萨吉达家族从此闭嘴。(萨达姆的一名保镖后来在美国广播公司的节目中披露说,他曾奉命亲自把一枚炸弹送上了国防部长的座机)。

  萨达姆的大儿子乌代对父亲的新欢横坚看不顺眼。当时才26岁的乌代还没有介入政事,那时经营的是食品加工连锁店和冰澌淋公司。1988年10月,一直伺机找茬的乌代终于在萨达姆为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夫人举行的一次盛大宴会上得到了一个机会--把一名被怀疑替萨达姆和萨米拉牵线的管家活活踢死。这事激怒了萨达姆,立即下令将其驱逐出境,流放到欧洲当了几年的挂名大使,直到后来才得以回到巴格达当上伊拉克奥委会主席。

  乌代回国后慑于父亲的威严再也不敢对萨米拉母子怎么样了,但却从来没有跟同父异母的兄弟阿里来往过。此时萨达姆与萨米拉生下来的儿子阿里已经13岁了,是巴格达一家体育俱乐部的董事,过着佣人保镖成群的生活,但乌代仍在暗中想方设法不让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公开亮相。萨达姆的私人秘书战后透露说:“乌代恨他,根本无法容忍阿里的存在!”

  自萨达姆跨台后,有关萨米拉的下落的传说也众说纷纭,有的说她将逃往俄罗斯避难,有的说她将前往叙利亚。

  美国时代周刊曾经引述萨达姆前秘书的话报道说,萨米拉带着她的儿女和她与前夫的孙辈们在贝鲁特生活。这一报道出来后,美国媒体纷纷向巴格达的美军求证,并问他们会采取何种措施。对此,美军官员明确表示,他们对萨达姆的妻子和女儿们根本不感兴趣,因为这些女流之辈不可能知道萨达姆现在在哪里,一位美军官员甚至表示:“如果萨达姆的妻子来巴格达的话,我们会用茶来招待她们的!”

  不过,萨米拉显然没想回巴格达喝美军的茶。她告诉记者说,她已经决定下个月前往巴黎郊外生活,并且这一请求已经得到了法国有关方面的批准。另外,她并不想在巴黎有钱人呆的地方生活,因为她的特殊身份,她更想过隐居的生活,就象当年萨达姆在台上时不引人注目一样。

  尽管伊拉克上周宣布成立国际战争罪犯法庭,声称要审判萨达姆,但萨米尔却坚定地说:“我了解我的丈夫,他不会被抓到的。”

  许多人很关心,作为萨达姆接班人的乌代和库赛已经死了,今年21岁的阿里是会继续留下来准备接替萨达姆的事业,还是会随母亲一起移居巴黎呢?这个问题萨米尔不会直接回答,更不会透露儿子阿里的具体情况。实际上,就连采访她的记者也不清楚阿里究竟是在贝鲁特跟母亲在一起,还是跟随在萨达姆身边。

  这个谨慎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自打乌代和库赛被打死后,阿里显然是萨达姆的唯一继承人。如果美军获得准确情报,一定不会轻易放过阿里的。实际上,当乌代和库赛被包围在摩苏尔的一幢别墅的时候,美军完全有活捉他们的机会,但华盛顿的最高层下达了干掉他们的密令,因为美国人想让伊拉克人看到,他们对萨达姆政权是“斩草除根”。

  阿里和萨米拉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一直秘密生活在叙利亚,这样的话一则可以远离巴格达的政治,二则不想惹翻萨达姆的两个儿子。不过,萨达姆对母子非常好,经常让他们回到巴格达。此后有一段时间,萨米拉又秘密定居贝鲁特,但他们的儿子阿里却留在叙利亚,托给萨达姆最信得过的助手照看。此时,萨达姆已经最爱阿里了。当今年的战争爆发前,阿里突然从叙利亚境内消失了,任何国家的情报机构都没有他的踪影。后来,有人透露说,在战争爆发前数周,萨达姆将阿里秘密接回到伊拉克,然后一直带着他自己的身边。此后,阿里也成了美国最秘密的寻找萨达姆特种部队--第20特遣队的目标,因为只要找到他必然能找到萨达姆。

  在这种情况下,有人怀疑萨米拉在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谈到儿子的内容时可能是在放出烟幕弹。(徐冰川/闻新芳)